美司法部因“亚裔歧视”调查哈佛,平权法案有望废除?



川普

终于有可能要做一件

对亚裔学生有益的事情了~



由于招生录取中涉嫌歧视亚裔学生问题,美司法部民权局有意就平权法案调查并起诉哈佛大学。近来,此事被美国多家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再次走入公众视线。


平权法案由来及历史纷争


平权法案的起源


常在留学圈里混的,或多或少都听说过“平权法案”这个词,但不一定每个人都对其起源,有深入的了解。


平权法案由来已久:


最初是由肯尼迪总统提出,主要是希望通过这一法案防止升学过程中的种族歧视


约翰逊总统将该法案的适用范围,扩展至所有接受联邦政府资助的组织。


但随着历史的推进,平权法案逐渐由保护少数族裔包括非裔、拉丁裔等受教育的权利,演变成对非少数族裔的变相歧视。然而这项涉及种族平等这个问题的法案一直争议不断。

 


平权法案引发的官司


在上世纪70年代,加州大学被一位白人学生起诉,理由是该学生认为自己在大学录取申请中,因为自己的白人族裔被拒绝。这是平权法案引发的官司,第一次打到美国最高法院。


最终在1978年,加州大学胜诉。最高法院宣布,种族可以作为维护学生群体多样性的一个因素,但如果学校在招生中设定种族配额,就是非法的。


到2003年,又有两桩平权法案相关的官司,打到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依然支持平权法案,只是进一步限制了种族这一因素,在大学招生录取中被合法使用的情况


2015年,最高法院收到另一起涉及白人的大学录取歧视案件,学生声称德克萨斯大学因为其白人族裔身份而拒绝了她的申请。最终大法官以4比3的投票结果,维护了种族考虑因素在大学招生中的合法性。

 


最高法院一方面支持美国大学为了获得学生群体多样性,在录取中将种族所谓“整体”评估的合法因素之一,一方面又明令禁止任何大学采用种族配额或基于种族对入学申请者进行评分


但对于具体每所大学来说,无论接受联邦教育资助的公立还是私立大学,最高法院针对平权法案的这些描述都是很模糊的,合法与非法的界限并不是十分清晰。

 


当前炒得沸沸扬扬的哈佛在招生中歧视亚裔学生的案件,在很多人看来,显而易见是要打到最高法院的。而从最近一次大法官们的投票结果来看,学生胜诉还是有一定可能性的。



一位法学教授表示:


大学可以通过学生的家庭收入,或者照顾第一代大学生等方式,来营造学生群体的多样化,而不是仅仅依靠种族这一个方面。


美国司法部对哈佛调查的举动,或许能够促使各学校在追求多样化时,将注意力首先放在其它因素上,不要总指望用族裔来划分学生背景。


此次哈佛被诉案件始末


8月1日,《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司法部民权局有意就平权法案,调查并起诉大学,以消除白人申请者在大学录取中遭遇的歧视。


此文一出,立刻引起轰动,多家媒体跟踪报道,很快大家便发现,川普此次指向性很强,针对2015年一起悬而未决的亚裔组织联合起诉哈佛的案件。在平权法案的影响下,当今的白人学生和亚裔美国人一样,在大学申请,尤其是名校申请中,处于劣势。



在2015年这起案件中,64个亚裔组织联名向联邦教育及司法部门起诉哈佛,控告哈佛在招生录取中“非法使用种族因素”(unlawful use of race),造成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discriminate against Asian-American applicants)。



诉讼书声称,哈佛以及其它藤校,都大批量拒绝“几近SAT满分,GPA占前1%”且“具有非凡学术荣誉或在课外活动中表现出优异领导力”的亚裔学生,而具有类似背景条件的其它族裔学生,却同时都被这些学校录取了

 

根据哈佛官网的录取统计,其2016年秋季入学的学生中,亚裔美国人占22.1%;在当前的2017年秋季入学学生组成中,亚裔美国人占22.2%,与上一年持平



而根据诉讼书所提供的数据,在2013年入学季,哈佛的亚裔美国人只有18%。相比之下,其它在招生中部考虑种族因素的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裔美国学生比例34.8%,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32.4%,加州理工更是高达42.5%


诉讼书中还阐述,哈佛和其它精英学校的亚裔学生比例,惊人地相似,因此推断在这些学校的招生中,存在配额制度的潜规则

“亚裔税”


虽然亚裔在美国顶级公立高中所占比例只有5%,但在顶级名校中所占比例却显然要高得多。亚裔为了进入顶级高校,需要达到什么高度呢?

 

美国各大学普遍宣称,在录取审核中采用“整体”评估(“holistic” admissions),但很多研究表明,顶级高校的录取学生中,不同族群的ACT和SAT(美国本科申请中必须提供的标准化考试成绩)平均分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最常用引用的是2009年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的一本著作:No Longer Separate, Not Yet Equal: Race and Class in Elite College Admission and Campus Life。此书分析了10所申请最激烈的美国大学的9000名学生的入学申请数据。

 

根据书中的调查结果显示,非裔学生ACT低3.8分,或SAT低310分,依然可以享有同等的录取几率,而要达到同样的被录取概率,亚裔学生平均需要在ACT上高出3.4分,或在SAT上高出140分。对亚裔学生额外要求的这ACT的3.4分,和SAT的140分,经常被戏称为“亚裔税”(Asian Tax)。

 

早在2005年发表于《社会科学季刊》(Social Science Quarterly)的一份研究表明,如果种族因素在大学招生中被剥离的话,非裔美国人的平均录取率将从33.7%跌至12.2%;西语裔录取率也会减半,从26.8%跌落至12.9%;白人学生的录取率影响不太大,大概从24.3%变为23.8%;而亚裔的录取率变化,就非常显著了:将从17.6%上涨到23.4%。而亚裔学生在被录取新生中的比例,也将从23.7%上涨到31.5%。

 

College Board在2015年公布的不同族裔在SAT考试中各部分的平均得分如下:


亚裔的SAT各部分均明显高于其它任何族裔。而根据College Board官方报告的2006年以来,美国各族裔学生在SAT考试中的表现,亚裔也是唯一分数见长的族裔,而且与其它族裔的平均分拉开非常大的差距。


亚裔的学霸特征是毋庸置疑的。而竞争顶级名校的亚裔们,完美的分数,只是他们众多卓越个人成就的一小部分。优秀的亚裔们并非都是只会考试的书呆子。诚然,如果没有平权法案,亚裔在各美国高校中的录取率,可能都比现在要高得多。

平权法案也能被利用


2015年的一个印度裔学生,通过伪装为非裔成功申请到医学院的帖子,近来传入国内,传得火热。


经过他的仔细调查,发现医学院的录取中,存在着对亚裔和白人的歧视,而对非裔和西语裔却格外照顾


美国医学院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上的录取数据表明,一位印度裔成绩平平的学生,GPA只有3.1,医学院申请入学考试MCAT只有31分,是不太可能被医学院录取的;而相同的条件,如果换成是非裔美国人,就有非常高的录取可能性。


相比之下,伪装为非裔学生,录取概率将会增加30%-40%之多。



这个印度裔学生在申请材料中,除了伪装族裔以外,其它所有信息均是真实的。他的申请文书中毫不避讳地阐明了自己的家庭背景:老妈是医生,老爸是建筑师,其本人还有辆不错的车,而且本科期间不需要助学金,从小在波士顿地区一个富人街区长大。如此种种,竟然还能有包括凯斯西储大学医学院在内的学校,将其当成“受平权法案保护的申请者”(affirmative-action candidates)来对待。

 

如此典型的富人阶层的孩子,只不过换了一个族裔,就能够在申请中获得如此大的优待,平权法案在美国大学录取中的影响,可见一斑。

 

有如此亲身经历者,也在大声疾呼,废除平权法案。在其看来:


“平权法案只能助长不同族裔之间的怨恨,并且固化负面的刻板印象(I think that affirmative action tends to promote racial resentment and perpetuates negative stereotypes)。亚裔和白人学生都对平权法案有憎恶。与此同时,它还增进了人们对非裔、美洲原住民、西语裔等受照顾族裔的专业素养和竞争力,保持负面的刻板印象,认为这些族裔能力不足,需要特殊照顾。


思考与建议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绝对的公平。在一部分人看来公平的事情,对另一部分人而言很可能就是不公。在西方国家,种族歧视言论或行为是被明令禁止的。


在新闻中我们看到一些民众或者明星(演艺界、体育界)因为种族歧视问题被重罚。然而我们却发现这类事件并没有因重罚而停止。这是何故?

 


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绝对不是非黑即白这么简单。民主,远没有那么简单。

 

当我们身为亚洲人在吐槽自己所受的不公待遇时,我们应该知道:


美国五月花号上的那些人就是一群在英国受歧视的人


美国精英大学的“holistic admission”,其实很大程度上是那些当初被歧视的人们走到了国家阶级上层后,为了限制犹太裔的比例,而诞生的。


然而当犹太裔美国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国家上层阶级后,通过各种途径争取利益,从而使本族裔在精英学校中成为主流人群。亚裔,只是不知不觉中 “替代”了犹太裔当初在录取中的地位,成为美国各大高校心照不宣的限制对象。

 


任何一个阶层都会有动力去巩固自己的既得利益。这是人类这个物种进化而来的天性。所以如果想争取自己的权益,必须首先按照现行的游戏规则,为自己发声,争取权益,像当初的犹太裔群体一样。


亚裔群体不但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同时也要用行动去改变自己“更关注自身发展,忽视对母校的回报”这个印象。(亚裔族群客观上为母校捐款的比例较低,而捐助这个资金来源是学校自身发展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对于我们个体而言,抱怨,吐槽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事实上,在笔者看来即使平权法案被废除,招生上的争议也不见得能被解决)我们要做的是在全面了解问题现象及其背后深层逻辑的情况下,自己能做些什么让这些问题得到解决


毕竟美国精英大学的使命是培养有能力解决社会问题的精英。成功被藤校录取,并不是你要努力的终极目标,那只是帮助自己提升的一段重要经历。向美国顶尖大学证明你有能力去影响和改变这个世界,才是你真正应该为之努力的事情。

你还有未解决的留学难题吗?

扫码向和创咨询团队提出你的申请疑虑

每周二【留学门诊】专题将为你答疑解惑哦~

信息来源:

https://www.nytimes.com/2017/08/01/us/politics/trump-affirmative-action-universities.html

https://www.bostonglobe.com/metro/2017/08/02/harvard-incoming-class-majority-nonwhite/5yOoqrsQ4SePRRNFemuQ2M/story.html

http://www.chronicle.com/items/biz/pdf/Final%20Aisan%20Complaint%20Harvard%20Document%2020150515.pdf

https://college.harvard.edu/admissions/admissions-statistics

http://www.thecrimson.com/article/2017/8/3/DOJ-investigation-admissions/

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admissions/article/2017/08/07/look-data-and-arguments-about-asian-americans-and-admissions-elite

https://nypost.com/2015/04/12/mindy-kalings-brother-explains-why-he-pretended-to-be-black/


* 本文为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微信公众账号后台联系。


首页 - 和创留学研究生申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