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的向日葵

摘要: 下第一层雪,父亲将花盆搬回屋子,院子里的落叶扫集,一层一层铺在花园,以小孙女小孙子撒尿为引,经一个冬天休养,地保持了肥力。

11-10 03:12 首页 卜辞尔别

文、图/卜小匪,谢谢!

周末回家,恰逢一场太阳雨。雨落得很急,停得也快,片刻功夫,夏雨已霁,阳光重新铺陈。


忽然发现花园里的几株向日葵,花瓣鲜艳,花盘饱满,茎杆笔直,有雨珠慢慢滑落,小蚂蚁顺着茎枝爬,又被雨珠包裹慢慢滑落。


因为工作原因,对葵花有种特别的情愫。看到金黄得让人愉悦的向日葵,总是感觉亲切。


父亲在厅房坐着,母亲问我工作的日常,让我注意休息,也责怪我老往家跑,不如好好休息过个周末。母亲一直跟我唠叨,家里一切都好,也没啥缺的,也问起我工作压力是否很大,能否吃饱,嘱咐我多吃水果少喝酒。


吃完晚饭,夕阳给小院撒上一层赤金色的光芒,屋顶的葡萄架像一簇沉翠,老屋木质的屋檐是一种旧旧的温暖的色彩,长得最高的一株向日葵跨过晾衣绳弯下头,饱满的花盘像一个大大的笑脸。

故乡的家是个小院,父亲退休以后,开出了一块花园,春种月季花丛,夏收瓜果蔬菜,秋耕萝卜植菊花,冬藏菜盖落叶肥地。这块小小的花园菜园成了父亲的作品,每每午睡醒后,父亲端着茶水就去伺弄。


在小屋门前栽了一排翠竹,父亲说富贵有竹,家里有竹有福气;靠墙挂了葫芦和冬瓜,要防着小孙子小孙女拿竹竿捣掉;搭架长黄瓜辣椒茄子西红柿,每日母亲炒菜,顿顿新鲜,有井水甘甜味;霜落时,各色菊花争艳,父亲拿我淘汰的数码相机,为母亲及友人拍院落秋景图;


深秋浓,白萝卜在泥土下疯长,挖出来如壮汉胳膊,父亲总是让我背着给兰州二哥尝鲜,四个萝卜就要了我命;下第一层雪,父亲将花盆搬回屋子,院子里的落叶扫集,一层一层铺在花园,以小孙女小孙子撒尿为引,经一个冬天休养,地保持了肥力。


今年园丁拿不起锄头,从来没有管护过花园的家人拎起了花锄。二哥翻了地,邻居给了一把无名的花籽种上。母亲不能如老伴拿水泵放水,但母亲拿水勺花洒浇灌。没有父亲带着老花镜翻阅农技书,母亲的花园变得简单,一半是苦苣,一半是韭菜,各种花任其自然。


母亲说苦苣可茬浆水,韭菜可就浆水面。


父亲胃口极好,夏季最喜欢浆水面,可吃两大碗面,一盘土豆丝,最后半碗浆水才能大肚圆圆。母亲只能吃半碗面,但是喜欢吃绿菜凉菜,两人吃饭和谐,有父亲在,每餐不剩。吃完父母亲结伴去河边溜达消食,谋划我的未来。


70岁前,母亲一头黑发,面目红润,笑声爽朗,只有眼睛不太清晰,看电视流泪,父亲将家传的石头镜片装上镜框,给母亲遮光,看电视给母亲解说,读我写的文章给母亲听,出门紧跟母亲;给母亲写了电话本随身携带,设置了快捷键,1号键是父亲自己的号;又制作了几张硬纸片,写了个人信息身份证号,既往病史紧急联系人等装在母亲口袋。


70岁后半年,母亲做完白内障手术,但眼睛没有以前明亮,母亲生了很多白发,皱纹渐多,听我说话只是安静地微笑,没有了爽朗的笑声。


母亲自己去刷卡给父亲和自己买药,母亲自己从家里翻出充电头数据线给手机充电,母亲学会了氧气机和榨汁机,母亲让我们安心工作,家里一切都好。


我们以为,我们需要照顾母亲,却发现母亲扮演着父亲以前的角色,支撑着家,照顾着我们。


每天早上到晚上,都有邻居和朋友来找母亲聊天,这些阿姨姐姐一边谝着家常,随手就自然地帮父亲按摩腿脚。邻居之间经常送来自家的蔬菜和土鸡蛋。我总觉得母亲有一种神奇的亲和力,让生活像积极的一面发展。


院子里那株最高的向日葵在晨光里安静站立,它跨过高高的晾衣绳,花色鲜艳,花盘饱满结实,它弯下了头,但是茎杆依然有力,那是一种温柔的力量感。


看着向日葵鲜艳又饱满的花盘,我突然想起一张笑脸,那是在很多乡镇舞台上勾勒着浅浅妆容的笑脸,那是在晨练的广场舞上带着汗水的笑脸,那是给我端出一大碗面,让我把臊子搅匀的笑脸,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笑脸。

卜辞尔别,故事,只讲给朋友听!欢迎你来讲你的故事。(buciforever@163.com),搜索:卜辞尔别

朋友之间,永不辞别

长按关注


首页 - 卜辞尔别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