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安住于觉知,不可思议,确实不可思议, 他就是不可思议

摘要: 本质上,根本不存在无明——\x0a觉察不到的东西。\x0a\x0a孔子说:\x0a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x0a仁离我们很遥远吗?\x0a我一想仁,仁就在了。

11-17 02:00 首页 吕波国学

将心安住于觉知


根据2017年8月【吕波国学】武夷山《金刚经》分享,部分语音整理


86、


就像梦观成就法,我当然知道梦观成就法在干什么。他好像是在用这样一种很奇怪的修法——


把梦境视为上师证悟境界;

视梦境为真,现实世界为假。


这是特别高明的一种修法,它要打破梦与醒,真与幻的二元对立。


当然,它也是针对那种对现实世界特别特别执着的人。


这种办法,可以帮我们破除很多,我们那些固执的想法。它让你直接绕过头脑,去体会那个不可思议。


他有点硬来的意思。


我们总是要为发生找理由,你怎么为梦里发生的找理由?


梦里,时间、空间,逻辑,物理学,数学……全部失效。


你能解释个毛线啊,你根本没法解释。


但是他告诉你,这是证悟境界。


哇,这是上师证悟的境界。

不可思议!

确实不可思议。

他就是不可思议。


你能思议你的梦吗?

你完全不能,你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做这个梦。


我以前就老做几种梦,从很高的地方往下跳,不停地跳,不停地跳,但没事;梦见可以飞;梦见在水里呼吸;梦见在办公室里赤身裸体,我自己又羞愧又害怕,但是好象别人都没有发现……



87、


问:既然不需要找理由,那佛经里为什么要讲因果?


答:佛经里有圣义谛,有世俗谛。超越因果,不是否定因果。二者并不矛盾。


就像我们一直说的,当我们将心按住在觉知上,我们会发现,所有的原因,都是在此刻出现的。当果发生的时候,我们找到了因。这其实是因果同时的对不对?


但是呢,什么是现在?什么是当下?你发现它不可得。当下是不可得的。


我说这些,并不是重要的。这些都是来满足我们的心智的,我们觉得可以理解,所以安心了,放心了。


就像刚才说的,不满足就对了,不可思议就对了。就是不要一直喂养它,“饿死”心智。哈哈。


为什么月称菩萨可以从画里的奶牛身上挤出牛奶呢?


你发现没有,他就是要你放弃对心智的操纵。


它就是一个念而已,它就是要让你斩断这个念延伸出来的那些念,就是要你不要为这个念编故事,就是要让你编不下去。


就好像我做梦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死了,我很伤心。


那好,这个伤心的感受是如此真实,真真切切,但是这个感受的来源——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们正相爱的时候她死了。这就是故事。


注意哦,我说这个感受真切,为这个感受找的理由是编故事,这也是一个知见对不对?也是为了满足和喂养我们心智的对不对?


那它究竟是什么呢?

它是不可思议。



88、


问:我昨天尝试“将心安住在觉知”,就是按照我们说的这样去练习。练着练着,忽然在后面有一个感觉,就是好像忽然一下找不着心在哪儿了,心空空的,没着没落的,但是同时呢,又有一种特别特别轻松的感觉。


然后我就发现,很多时候,我们脑子里想法出来,等我觉察到它的时候,好像已经晚了,已经过了一会了。


然后下午我在上楼梯的时候,也这样试着去练习,就这样看着年头来来去去,去去来来,忽然一下,觉得的确就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非常非常容易的事情,有一点点那么感受到,念头,抬脚迈步,一切都是“它”的展现的感觉。但是我稍微一想的时候,它又没了。


答:所以我说,体会是最重要的。哪怕只是那么一下,你就永远不会忘记。


它带给你的启示超过你读很多的东西,或者思维——当然,没有这些闻、思,它也出不了这样一个体会。


我们说,当脑子里念头出来,我们觉察到它的时候,好像已经晚了。嗯,是的,我们常常有这样的感觉,后知后觉。


这个值得思考。


但是呢,其实,永远没有晚觉察到这个东西。觉察到,他就在,觉察到什么就是什么。


换句话说,本质上,根本不存在无明——觉察不到的东西。


孔子说: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仁离我们很遥远吗?我一想仁,仁就在了。就是这个意思。



89、


好,我们再回到《金刚经》。


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如果我们这样来看佛法,佛法是么?


《金刚经》中有两句话特别有意思:


一切法,皆是佛法;

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结果,绕了一个圈子,妈的,佛法就是一个宗萨仁波切说的“骗局”。


那么多人说我这个是道家独有的,那个说是我主基督的恩典,结果释伽牟尼他老人家全收了,一切法皆是佛法;


那么多佛教徒信誓旦旦要护持正法,恨不得把那些自己觉得不如法的人消灭掉,结果释伽牟尼他老人家说,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警醒。


这是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佛法佛教特别有意思,当我们把宗教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都剥掉,你会发现那些闪光的东西。


问:我觉得,他说所谓佛法,即非佛法,其实是破掉你觉得佛法了不起,高高在上的那个执着。就是平等嘛!


答:是的,非常好。第一句也是这样。



90、


我第一次大疑情,是在高三,那时候我在想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为什么要活着?在2014年的时候,第二次大疑情升起。


这中间隔了十四年多,十四年的追寻追问。


正好,可能十四年的机缘成熟了,我起了第二次大疑情:


到底什么是真的?


最后得出个什么呢?


一真一切真,一假一切假。


当我们说真假的时候,是有参考的。


比如,我们会觉得我们现在是真的,而我们做梦是假的;我们会觉得面前这个杯子是真的,但是脑子里想一个杯子是假的。


但是如果我们再仔细深入进去,我们会发现,醒和梦没有任何本质的差别,头脑里的杯子和我手上的这只杯子没有本质的差别。


为什么?因为它们都是一个念头,都是一个觉受,都是我们说的“本觉”的显现。


一个念是:飞起来好爽;

另一个是:水很甜;


一个念是:白光一片,虚空广大;

一个念是:他不在家,心好空。


如此而已,他们固然不同,但他们平等,无真妄之别。


(未完待续)


ps:

1、本人长期提供取名服务,详情请关注本公众号。


2、欢迎加入【国学会】(2400元/年)。有意者请加我微信:kafeibaiju;备注:入会。非诚勿扰!


3、文中图片之漂亮银壶,详情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


首页 - 吕波国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