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听 | 这一刻,我看到了爱情

摘要: 愿你看得到爱情,更愿你能得到爱情。

11-16 18:01 首页 读者

点击上方绿标,可收听主播 小贤 的朗读音频

文 |  晚睡



先生的叔叔病危,我们凌晨四点得到通知,紧急赶往医院。


叔叔只有一个女儿,夫妻俩从国外赶回来,一直陪在父亲身边,已经几天几夜没有休息了。看见我们,没有眼泪,只是一脸麻木,微微点头示意。


看自己的亲人即将走向人生的终点,而我们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病人始终不知自己的病情,还以为自己很快就要好了,他的精神依旧顽强,可他的身体,却一秒钟一秒钟地衰败下去。


最后的时刻到了,病人陷入昏迷,病房一片静默。


小妹为父亲擦了擦汗,盖好了被子,然后走到床脚,依着墙,默默地凝视着床上的父亲,大概在心里和他做着最后的告别。


我很想和她说点什么,想了想,又闭上嘴。还是别打扰她了。


这时,小妹夫悄然走过来,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搂住她单薄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他看得见,感受得到小妹的悲苦,或许没有什么能减轻一个人即将失去父亲的痛苦,和小妹站在一起,是他仅有能做的了。


这一刻,我看到了爱情。




去年我做了个手术,不大不小。


我是个很理性的人,找朋友联系到了最好的医生,安排好工作,然后住院等手术。手术的前一天,我甚至都没有失眠。


但就在护士往手术室里推我的路上,我突然恐慌起来,“万一我这一去就回不来怎么办?”


心一乱,表情就不淡定了。这时候,有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我抬头看,是他,绷着没有笑容的脸。


我还是怕,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他用另一只手为我擦掉。再流再擦,我俩就是这么配合默契地走完了全程,手术室的大门将他关在外面。


麻醉起了作用,我倏忽一下睡过去,再醒来的时候是医生在轻拍我的脸,“醒醒,手术非常成功。”


我又活过来了,出手术室看到的第一张脸,还是他没有一丝笑意,紧张到面无表情的脸。


在麻药的作用下,我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又一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他在为我按摩。


我轻声问:“我手术的时候,你怕吗?怕我会回不来吗?”


他把脸埋进我的手里,“怕,很怕。”


我的手感觉到有一点点湿润。


这一刻,我看到了爱情。





小区的超市最近贴出了出兑的通知,没几天,老板就换了,变成了一对三十岁左右的夫妻。


这家超市东西蛮全的,一般日用百货、食品杂物这里都有,而且价格不贵,所以我几乎每天都要去一次。


我发现换了老板,超市的生意明显好了很多,夫妻俩性格好,服务热情,笑口常开,而且是那种不会让你觉得特别功利,热情到扰民的尺度。


每次去都是女人收款,男人不是在店面中爬上爬下的拿货、整理货,就是外出去送货。有时候男人忙不过来,女人想去帮他一下,他都要反对,“你算好你的账就行了。”


有一次,某位客人着急买一箱饮料,看男的手上忙着,就喊女人,“你给我拿一下算了。”男人忙回头说,“请稍等一下,还是我来。”


客人不高兴了,“哎呦,你们家的女人真娇气,这点事都干不了啊。”


男人陪着笑跑过来,低声对客人说,“她生病了,不能累。”


后来,和老板娘聊天,她说自己去年得了乳腺癌,做了手术也做了化疗,男人一直陪着她,辞了工作。病情稳定后,他拿出积蓄,兑了这家超市,“我负责干活,你收收款就行了。”


这一刻,我看到了爱情。




恋爱的时候他给我写情书,曾打趣地比喻,“你是我的雪碧。”那是他最爱的饮料,在夏天的炎热中,一杯冰凉的雪碧下肚,简直可以拯救人生。


结婚之后发现,仅仅是雪碧还是不够的,爱还要幻化为千百种形态,它要变成寒夜的灯,饥饿中的饭,寂寞时候的音乐,绝望后的拥抱。它不需要时时在,但在人生的关键处,紧要时,它的出现会证明它从未离开。


爱情到底是什么呢?千百年来千万人都问过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做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可能就是因为人的需求是不断变化的,所以爱就要有无数化身。


爱说到底是要有用的,精神之爱终究要落到现实中成为眉梢的笑,心中的勇,胸膛的暖,才能够长久。


每次我们看到爱情,看到的都是真,都是美,都是善,不真不善不美的人,是得不到也创造不出爱情的。


爱叫人变得柔软,因为曾经在对方那里得到过温暖,会在日后对他们多一点宽容,宽恕那些与生俱来的不完美。


爱就是我们活在俗世中的一份安全感吧,被爱的人不会孤单,知道自己身后的人永远都靠得住。


愿你看得到爱情。


更愿你能得到爱情。




作者:晚睡,作家、情感分析师晚睡的原创自媒体。侃八卦、讲故事、聊情感,用文字引领你与更好的自己相见。


主播:马小贤,配音爱好者,希望可以用声音温暖你的生活。新浪微博:大明湖畔的马小贤,微信公众号:小贤夜读。


背景音乐:Shawn Ying - 彩虹 - 钢琴独奏版


编辑:末日之日




首页 - 读者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