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泰坦尼克故事里没有浪漫,只有6位中国人被侮辱和冤枉的历史

摘要: 这个锅,我们不背。

11-16 18:07 首页 bookface

前几天有菠菜建议波叔讲讲泰坦尼克号的故事。

既然那么多小菠菜想听,波叔就立了个flag。

正好,1985年的今天,人们在海洋深处发现了泰坦尼克号的残骸从海洋深处被发现。

今天我们就讲讲泰坦尼克号的浪漫爱情故事——

请观看小李子还帅破天际、肥温仍丰腴可人年代的经典名作《泰坦尼克》!

讲完

是的,浪漫的故事电影都讲完了,20多年来赚走你多少眼泪?你说!

我们今天就讲泰坦尼克号上的中国人的故事!

这个故事从电影《泰坦尼克》说起。

有看过2012年3D版本的小菠菜请举手。你们知道这个版本与之前公映的版本有什么不同吗?

波叔告诉你们一个,可以用来跟别人装13。

那位幸运的获救者,看到救援队员时,喊的竟然是粤语——

我喺呢度啊(我在这里啊)!

这个中国人在电影里还露过几次脸,每次都一闪而过,很少能有观众注意到他。

2012年的3D版在增添了不少还原历史真实的细节。上面的段落就是其中之一,它说明——

泰坦尼克号上有中国人,并且幸存了下来,而且他们不会讲英语。

这几点都很重要。

1912年4月10日,当时世界上最先进、最庞大的邮轮泰坦尼克号首次航行,从英国南安普顿港出发,目的地是美国纽约港。

途中撞上冰山,泰坦尼克号沉没,总共2222名乘客和船员,1517人葬身海底,只有705人生还,生还率不到32%。

其中女乘客的幸存率是75%,男乘客的幸存率是20%。

这就是泰坦尼克号一直被传颂下来的,危险时刻让女性先走的绅士风度。

在泰坦尼克号上,

有8位中国人,2人遇难,6人幸存。

75%的生还率很高,这是他们的幸运。

但这个生还率与女乘客持平,成了他们被攻击的理由。

泰坦尼克号沉没之后,61%生还率的头等舱乘客、42%生还率的二等舱乘客中,男性都像负上了原罪一样,需要跟亲友和社会不断解释自己当时是怎样登上救生船的,澄清自己没有侵占女性和孩子的生存机会。

在这种氛围下,你能想像,有多少人盯着中国人75%的生还率。

8位中国人的名字分别是:Ali Lam、Fang Lang、Len Lam、Choong Foo、Chang Chip、Ling Hee、Lee Bing、Lee Ling

当中有两名广东人,其他都是香港人。

这8位怎么上了这艘超级豪华巨轮?

当然不像露丝那样是头等舱的尊贵旅客,也不像杰克那样是靠赌博拿到的船票。

他们是英国唐纳德轮船公司的雇员,本来在香港至利物浦的航线上做司炉工。

1912年4月初,这几个华工被临时改派到公司西大西洋航线的阿那特号当司炉工,于是他们就被带到南安普顿港,准备从那里搭乘泰坦尼克号前往纽约港。

他们呆在三等舱,看过电影的都知道,小李子在那里有多囧。

可是他们比小李子更囧——他们8个人共用一张三等舱船票

他们的票号是1606,票价56英镑9先令11便士。

后人已经无法猜测这8个中国人登上泰坦尼克号的心情,也许对常年在海上飘零的他们来说,也不会特别激动吧。

4月14日晚上11点40分,泰坦尼克号撞上了冰山。

接下来的大概情景,我们也领略过了:海水疯狂涌入,有人抢着登上救生艇,有人不幸落入海中,几小时的混乱之后,巨轮沉入海里,海面一片哀嚎,没过多久都冻成浮尸……

除了Len Lam和Ling Hee丧生之外,其他6人侥幸逃生。

但是,1912年4月18日深夜,历经近四天的海上航行,搭载着泰坦尼克号海难生还者的卡帕西亚号终于抵达纽约。这6位中国人却不在其中。

于是,关于他们的流言却开始生长,越来越强大。

各种猜测“中国佬”逃生过程的传闻铺天盖地。

4月17日,《丹佛邮报》登出报道《中国规则:先救男人,而非女人》。

报道称美国华商协会的特别代理Henry Moy Fot,就泰坦尼克号海难发表以下谈话:

假若泰坦尼克号是艘中国轮船,并由中国船员控制,那么,将没有任何一个妇女或者儿童获救。对一艘中国轮船的船员来说,当轮船下沉时,船员的职责是先救男人,儿童次之,最后才轮到妇女。这种顺序基于这么一种理论,即男人对国家来说最为宝贵,而儿童可以找到养父,至于妇女,一旦失去丈夫则失去依靠。

4月20日,《纽约时报》发表记者于19日凌晨在码头采写的一篇报道,

嗯,好长的文章,波叔给你们放大来看——

波叔翻译了一下:

似乎他们爬上了一艘救生艇,没有任何人阻止他们。只是我们无法忽视这样的事实:来自三等舱的很多女性随着沉船一起永眠大海。

头等舱的斯滕格尔夫人在《纽约时报》刊登的“生还者故事”中声称她目睹了一些可怕的场面:

中国人和司炉工在救生艇还未从顶甲板放下时,就躲进了救生艇底部。一些男人从甲板上跃进坐着妇女的救生艇,踩伤了她们。

《泰坦尼克》电影截图

事实真是这样吗?

据资料显示,斯滕格尔夫人进入的是5号救生艇,于4月15日0点55分从泰坦尼克号右舷甲板放到海面,接着就划入黑暗中不见了踪影。

而那只据称有6个中国人的C号折叠式救生艇,则是在凌晨1点40分之后才放到海面的,中间至少相隔45分钟。

4月19日,《华盛顿时报》登出一篇三等舱乘客的讲述:

我听说,有6个或7个司炉工和“中国佬”被击毙了,因为他们试图冲进妇女们中间去。

来吧,事实才是最重要的。那么说到底,那6个中国人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呢?

当时《太阳报》刊登的“生还者讲述”也提到了中国人:

船上有8个中国佬,其中6个获救,而这6人当中有2个是从船上跳进海里的,后来被救生艇救起。

这个报道与事实非常接近,因为消息来自移民局对这几个中国人的审查。

可是,审查需要很长的时间,等这份报道出来,已经“过时”了。

中国人踩伤女船员抢占救生艇座位的流言,已经随着最初几天的大量报道,变成了“事实”。

海难过后,美国和英国都举行了多场海难听证会,作为海难叙事的一部分,几名中国人不可避免被提及。

几乎所有的报道和“证据”,都把他们死死钉在“民族卑劣性”的牌子上。

但总有人心是公允的,总有媒体是力求公正的。

三等舱生还的乘客很少,但还是有人站出来说了公道话。作为与8名中国人同舱的乘客,他们的证词比那些头等舱、二等舱的权贵们更可信。

来自芬兰的赫尔卡?赫沃农太太谈论了自己的海难经历,她进入的就是C号折叠式救生艇,她说当时艇上有4名中国人。

她认为之所以三等舱乘客死亡率最高,是因为三等舱都是听不懂英语的外国人。由于听不懂船员的指挥,很多人错过了逃生的机会。

8个中国人虽然也听不懂英语,但作为常年在船上工作的司炉工,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很快从自己的舱室冲出来,直奔救生艇。

泰坦尼克号几位生还的船员与乘客作证,8个中国人并没有像传言所说的那样直接跃入救生艇,而是遵守规矩,在“男女均可入艇,女士优先”的右舷甲板上等候着,几乎一直等到巨轮沉没。

Lee Ling、Lam Len和Fang Lang落入水中,其他5人上了救生艇。

Lee Ling和Lam Len在冰冷的海水中很快死去,Fang Lang则因为抓住了海面上的一块大木板,活了下来。

他在木板上趴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唯一返回救人的14号救生艇将他从海面上捞起来。

这也就是上面视频里的那一幕。

只不过因为语言不通,被救上救生船后,他被误认为是日本人。

救生艇艇长洛伍回忆:

又从漂在海面的一块残骸上救上来一个年轻的日本人或者中国人——他趴在那个东西上面,好像是一个餐具柜或者桌子。

对于这个情景,随14号救生艇一起回去救人的二等舱女乘客夏洛特?科耶印象更深刻。以下是她在1912年6月2日《半月谈杂志》上的回忆:

她所说的日本人,就是被误认的中国人Fang Lang。

既然已经被救了上来,那么,这6个中国人为什么没有出现在纽约的港口?他们最后去了哪里?

这都是因为美国的《排华法案》,他们不被允许进入美国境内,在获救的第二天就被送上另一条船,回去干活,继续他们的司炉工生涯。

——波叔敲小黑板上课啦——

《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在美国历史上这是一部臭名昭著的法律。它是美国历史上针对自由移民所作出的最严苛的限制。

这份法案通过监禁和驱逐的惩戒方式禁止“被矿井雇佣的有技能或无技能的华人劳工”进入美国。



这项法案从1882年实施,直到1943年才废止。

2011年10月6日及2012年6月18日,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别通过道歉案,就《排华法案》向全体在美国的华人致歉。

但是,长期以来,这份方案一直是《美国法典》的一部分。直到今天,《美国法典》第8章“外国人和国籍”的第7节仍然叫“排除华人”(Exclusion of Chinese)。

——讲课完毕,收小黑板——

虽然清政府不断对美国迫害华侨提出抗议,但远水救不了近火。

何况1912年正是中国清朝刚刚覆灭、中华民国刚刚建立的过渡时期,哪里有精力去管海外的华人?

这之后,不懂英语的他们,根本不知道美国媒体和贵族乘客在漫天造谣,因而也就无法辩解。

那些有心想找出真相的人,也根本找不到这几个卑微的司炉工。

在泰坦尼克号海难的最后时刻,这8个中国人没有手忙脚乱,没有卑鄙逃生,没有野蛮争夺,更没有像个傻子似的事先躲在救生艇底部。

他们遵守了船上的秩序,直到最后才被允许上艇。

就因为他们是中国人,8个人之中幸存了6个,他们无法辩解,就被别有用心的人把各种“卑劣行径”栽到他们头上。

虽然故事编得漏洞百出,但对当时的美国来说,关于中国人的这种报道来得正及时。

这种报道,就成了支持《排华法案》合法性的强力弹药。

更深层的原因则是“黄祸论”。

那个年代的中国人在西方人眼里,就是狡滑、野蛮、卑鄙的代名词。在他们的刻板观念里,能够代表中国人的人物形象,就是傅满洲

傅满洲,在英国小说家萨克斯·罗默创造的一个虚构人物。他是中国人,穿着清朝服饰,留着八字长须,博学多才,却奸诈邪恶,号称“史上最邪恶的亚洲人”。

他恰好诞生在泰坦尼克号沉没一年后的1913年,有力地反映了当时西方对中国的印象。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傅满洲还被拍成许多部电影,这个反面形象从此在西方人脑海里根深蒂固,不可磨灭。

在他们看来,中国人人都是傅满洲。为了宣扬所谓盎格鲁-撒克逊男子高贵的“骑士精神”和“绅士风度”,他们可以随意把“卑劣”的标签往中国人身上贴,准没错。

事实已经证明,那些中国人是规规矩矩地上了救生艇。

100多年过去了,历史欠他们一个道歉。

还好,人类文明一直在进步,真相也一点点地变得明朗。

有一部名为The Six的纪录片预告视频,现在可以在网上看到。

纪录片由英国导演亚瑟?琼斯(Arthur Jones)以及他的团队拍摄,讲述当年泰坦尼克号上6个中国人的故事。

琼斯说,很多英国人都知道这6个中国人的故事,可他们知道的东西很多都是错误的。但是当他向中国朋友提起,却没有人知道他们。

现在,他要为他们正名。他要找到他们的后人,请他们讲述更丰满、更真实的海上六华人。

拍摄团队

你们也是第一次听说这6个同胞吧?

知道就好,还不晚。

这部纪录片目前还在筹备阶段,计划在2018年上映。

尽管真相已经支离破碎,波叔还是很欣慰。

面对民族问题,我们不需要过于玻璃心,但该讨的公道也一定要讨。

同胞被污名,我们就一定要为他们洗刷莫须有的罪名。

今日心情 欣慰

正视历史是最有诚意的道歉。



点击蓝字,阅读更多人物故事

《被逼下跪,受毒打侮辱一夜后,他投湖自尽》

《忘了你,记住世界又如何?


首页 - bookface 的更多文章: